Toki

工画師莲羊:

莲羊工作室和站酷高高手在线教育联合制作的【岩彩画材使用与常用技法】今日发布了~大家讨论了很久,最后决定将这部分视频免费发放给大家,帮助岩彩的传播和发展。


共13集,近3小时,录制和剪辑了很多天,把我和阿苏木累坏了,希望大家认真看完、学习,转发给更多想学岩彩的朋友们。


视频地址http://t.cn/E7f63Pg 


目录:

1.莲羊与岩彩

2.胶与胶矾水

3.天然矿物色的调和

4.水干色的调和

5.颜料的脱胶

6.蛤粉团子

7.裱纸

8.贴银箔

9.烧箔

10.撒箔

11.特殊基底制作

12.拼贴基底制作

13.银箔揉纸基底制作

そして、和人民邮电出版社合作的岩彩画教材《岩彩初心》于下月上旬面市,用九幅画的绘制过程全面、深入的介绍了如何绘制一幅完整的岩彩画,敬请期待!

【巍澜】食色性也(一发完)

看我们的细水长流真的是极好啊

阿西:





# 普通人日常












特别调查处全员的感情亲如一家人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


于是很多个周末,百无聊赖没有对象的特调处成员就总是拿赵处长家当家,常回家看看。








不是多稀罕老赵的那处房子,主要是沈教授当初用自己做的一手好菜俘获了赵处长的心,同时也俘获了整个特调处的胃。












“吃沈教授做的鱼头豆腐汤,简直就是沧海桑田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,是吃到了神仙豆腐的感觉……诶诶诶哎哟……”




小郭想要效仿网上盛行的彩虹屁吹一番沈教授手艺,才开了个头就被赵处长揪住了耳朵,“你吃谁豆腐呢?我看你这脑袋里装的是豆腐脑吧!”




大庆懒洋洋地化作黑猫,在桌子上踱着老年步态,“老赵你别揪他了,再揪他都要成郭图图了。”




“就该揪,你们没对象的就算了,小郭你瞎凑什么热闹,老楚一出差你就不安分,嫌我家地方不够挤?”




赵云澜说着又扯了两下才放手,小郭委屈巴巴捂着通红的耳朵,一副小媳妇儿憋屈样,“楚哥说沈教授做的菜合口味,让我多学着,我就想趁今天来帮忙打打下手,顺道偷、偷师学艺。”




“自己家男人爱吃什么自个学去,还跑我家来偷!”




“瞧你说的,你男人爱吃什么你知道吗?”祝红嘲讽地上下打量一番这糙得理直气壮的受,“你会做吗?”




“我当然清楚得很,”赵云澜在自己家里就完全忘了端一端领导形象,没脸没皮地贱兮兮一笑,“小巍爱吃的不用做,我给他就是了。”




“死给闭嘴,老娘的耳朵受伤了!”












一串钥匙声响起,门从外面打开了,沈巍拎着丰富的采购食材出现在门口,从嘴角到眉梢都展现着大写加粗的贤良淑德。




“你们都到啦,坐一会啊,很快就做好。”




赵云澜光速收起插科打诨的流氓嘴脸,化作温柔体贴的模样粘过去,“宝贝儿辛苦了,我来帮你拿东西。”




“不用,你们聊天吧。”




沈巍口中这么说着,手上的购物袋还是被赵云澜抢过去了,唇边便露出柔得要化出水来的微笑,偏生还没自觉,又转向客人们问道,“对了,有学生送了我一些蜂蜜,秋天干燥,我给你们泡壶蜂蜜茶吧。”




祝红一个巨大的白眼翻过来,“免了,光看你们就已经够滋润了。”












沈巍在厨房一个人分拣着食材,一回头,就见小郭拿着小笔记本虚心向学地站在了身后。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沈教授,我来跟您学做菜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我。”




“不用,你出去和他们聊聊天,一会儿就能吃了。”




“我真的可以,平常我在家也做饭给楚哥吃。”




郭长城应当也快进入成熟男人的年龄,却依然未摆脱青涩少年的那股温顺带怯,让沈巍竟也一时不忍将他请出厨房。


无奈地轻轻叹口气,指指水台上刚买回来的鱼,“……帮我把鱼洗干净吧。”












对沈巍来说,厨房和卧室一样,是很私人的领地,只有特定的人可以随意介入。但这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独占欲又难以启齿。












郭长城将洗净的鱼用盘子盛好,就见沈巍把清理完的虾放入了冰箱的冷冻隔层,好奇地问,“沈教授,这虾今天不做吗?要先冻起来?”




“要做的,蒸煮之前短暂地冻十五分钟,虾肉吃起来就会更爽滑。”




“真的吗?我要记下来。”郭长城赶紧揩揩手,掏出他的小笔记本开始记笔记。




“……楚恕之不是吃素的吗?”




“……”郭长城愣愣地眨了一下眼,“是的,他不吃虾。”




沈巍哭笑不得, “其实你也不用跟我学,你把他爱吃的菜式做好就可以了。”




“但他喜欢吃您做的菜。”




“……”沈巍看着郭长城大眼圆睁的呆样又好气又好笑,“你觉得楚恕之和赵云澜爱吃的口味一样?”












赵云澜好吃甜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。




于是沈巍做出来的菜肴,细品之下实则无一不是沁着丝丝甜意。












甜又不仅仅是单纯的一味,在烹煮食材中,至鲜则甜。




是以沈巍习惯按顿买菜,周末假期也宁可多出门几趟,保证每一顿必定是新鲜水嫩的食材下锅。












沈巍做菜讲究,赵云澜为此精心选购了一套无油烟锅具,18:8高密度不锈钢铸造,可以实现沈教授追求的低温无水少油健康烹调法,即是西装做菜也不沾染烟火味。








用此锅可烹一道无油糖醋排骨,滴油不放,却必须冰糖和黄糖各自适量,伴以白醋、生抽、料酒佐味,少了任何一个口感层次都不够丰富。而若是用料得当,肉质酥嫩甜而不腻,乃赵云澜心头好。












烹煮过程中沈巍也常常用到白砂糖,却不是为了一口实打实的甜,大多时候只用来钓味,到头来还是追求唇舌间的鲜美口感。








“酱油里放白砂糖?”




郭长城睁大眼看着沈巍调兑出一小碗秘制酱油,搅拌均匀后淋在了刚刚蒸好出锅的桂花鱼上,撒上姜葱细丝,最后浇上一勺滚油,鲜嫩多汁的鱼肉和配料迸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,那香气,可透过空气直接拨动人的味蕾。








“好了,端出去吧。”












六菜一汤做好上桌,郭长城迫不及待吃一口那用白糖酱油淋过的鱼,火候时间掐得狠,肉质嫩得几乎能给舌尖带来快感,吃不出糖的甜,却能尝得到鱼的鲜。




他被美味感动得眼泪汪汪,“沈教授,这鱼也太好吃了。”




“小巍做的有啥能不好吃。”赵云澜得意洋洋,就好像被夸的是他自己。






沈巍原本不太吃鱼,也不会做。以前偶尔做一顿,即使没拿捏好火候,蒸得老了,赵云澜也吃得津津有味。


还总不忘同沈巍强调,吻技了得,绝非沾花惹草经验丰富,而是挑鱼刺练出来的。


他这么说了,沈巍也就听着。












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饭,沈教授做的一桌子菜被一扫而空,一群人喝了点酒瞎扯闲聊到将近十点,便起身各自回家。








沈巍这才去收拾锅碗瓢盆,仔细地将用过的餐具清洗干净,放入消毒碗柜。




赵云澜送完客人,没骨头似的晃进厨房,从后面圈住他的腰,牙齿跟着就咬上了颈侧的皮肤。




痒痒的,像小动物的厮磨。












只有两人在家的时候,赵云澜是经常进厨房的,却也不是帮着做什么事,就纯粹对沈巍动手动脚地骚扰一下,或者戳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说话。




厨房里的事沈巍几乎从不让人帮忙,他唯一会使唤的人就是赵云澜。




看他在厨房里闲着,就会叫他擦擦洗好的碗,收拾一下锅具,被差使的人便会异常愉快地接下任务,仿佛是得到了什么重要的认可。












放好最后一个碗,赵云澜目光忽然聚焦在沈巍头顶,一步蹭过去踮着脚扒拉起他的头发来。




“宝贝儿,你有一根白头发。”




沈巍不甚在意地笑了笑,“有就有了。”




“别动,我给你拔了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头皮一痛,赵云澜已经捏着根银丝在他眼前晃,“我妈以前常说白头发不要拔,越拔越多,我就觉得没道理。”




“那拔了就有道理了?”




“长不长是它的事,拔不拔是我的事。”说着他将那根白发放在灯下饶有兴味地看起来。








“……看什么?”




“看我们的细水长流。”












认识沈巍之前,赵云澜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人安安心心地过日子,每一天波澜不惊竟也过得意犹未尽,闭上眼都能勾勒出这人容颜的每一处细节,睁眼看他,却又惊叹生活和岁月在他身上刻下独一无二的痕迹,他们共同度过的日日夜夜,让他们逐渐打磨成对方独一无二的亲密爱人。












赵云澜洗完澡出来就见沈巍已经在床上睡下了,他钻进被子,湿漉漉的发梢带着冰凉的水气,身体却是热的,一团火一般从后面贴上沈巍的背。








“累啦?”




沈巍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,翻过身,闭着眼将这团火圈入怀中,手往他脑袋上一摸,发觉是湿的,便轻轻推他,“去把头吹干了才睡。”








“我还不困。”




赵云澜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,顺势整个人压上去,长腿一跨就骑在了腰腹上。








“……云澜,别闹。”




“你别动,累了一天,我来伺候你。”




“……你是来刺激我的吧。”




“嗯……我看小小巍可精神得很。”








赵云澜的发梢是凉的,唇是热的。




沈巍的皮肤是凉的,被赵云澜的唇含着的地方是热的。












沈巍的体温偏低,气温一降,睡一整夜身子都是凉的,他自己不觉得冷,但有一种冷是同床共枕的爱人觉得你冷。




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,赵云澜总是窝在他怀里一整晚地给他暖手暖脚,沈巍拗不过他,便只好把手从腰后伸进他睡衣里,贴在温暖光洁的背上,一会儿便暖起来。








在一起久了,沈巍竟也变得知道冷了,抱着赵云澜睡觉就如抱着一个暖宝宝,睡熟了也不自觉地牢牢搂在身边。












沈巍习惯于早起,就算是假期也一样,不出门时便早早起来看本书,等到日上三竿,才把早餐做好去叫赵云澜。








赵云澜赖床时喜欢卷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,薄被乱七八糟地缠在身上,修长的小腿经常就蹭到了被子外面,露出白皙纤细的一截。








有很多次,沈巍只是回卧室拿点东西,看到那截露出来的小腿就走不动了。








他的掌心握住那纤细的脚腕,一开始是微凉的,随着运动的逐渐剧烈,那双腿从他肩上滑落到腰间,皮肤就变得发烫了。




白皙的皮肤会透出浅浅的粉红。








沈巍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差了。




他从未想过赵云澜是不是故意的。












赵云澜最喜欢看沈巍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却情难自控的样子,他爱扯着他的领带去亲吻他,有种额外的偷食禁果一般的叠加兴奋感。








沈巍无疑是性感的,这种性感包裹在禁欲的外皮之下更让人想入非非。








他享受一点一点撕掉那层外皮的过程,却又知道这种克制是骨子里的清高自持,就算让他看到了骨血深处臣服于欲望之下的侵略性,他也能从这人眼里感受到对自己本能般的溺爱。








这时常让赵云澜觉得惊奇,似乎沈巍眼里看到的自己,竟是比他所知道的要好上千百倍。












“小巍……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小~巍~”




“……怎么了?”沈巍俯下身来亲他,被他趁机就扯开了领带,衬衫的扣子无辜地崩掉一颗。




“没事儿,就叫叫你。”赵云澜笑得双眼弯弯,声音里却禁不住带着喘息,双臂缠上了他的脖子,手指插入他柔软的发间。








沈巍最受不了他这样笑。




像只可爱又撩人得要命的小动物。




于是找准了这只小动物身体上最敏感的点,一鼓作气地将两人双双带上顶峰,最后用一个缠缠绵绵的吻,把自己这张牙舞爪的爱人亲得服服帖帖。












外面忽然开始下起雨来。












沈巍看着日历,忽然发现赵云澜已经老老实实在龙城呆了大半年。








“过年有想出去哪里玩吗?”




“嗯……哪里人都多,在家里呆着就挺好。”




沈巍略感意外,抬眼去看他,却在他发间看到一根扎眼的白发。




不动声色伸手揉了揉他脑袋,那银丝埋在乱糟糟的头发里就看不明显了,“……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居家了?”




赵云澜色眯眯去勾沈巍的下巴,“古语有云,食色性也,这两件人生大事,在家里就都满足了,还出去浪啥?”








沈巍便不说话了,柔柔地望住他。








“……看什么?”




“看我们的白头偕老。”
















FIN。

















PC&移动端设计

发布了长文章:PC&移动端设计

点击查看

👩👁‍🗨